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金融猎手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八十章 落棋英国(二)

第六百八十章 落棋英国(二)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基尔伯特激动地道:“还是苏先生明白,今年是电子终端的小年,需求并没有持续性的大增长,ARM在与美国‘INTEL’的竞争中,也陷入了不小的困境,投资者们对未来的行业期盼和预期,有所下调。”

        “但我觉得,目前的电子终端市场,虽然因为整体经济的原因,有所低迷。”

        “但未来,一定会再次迎来爆发的。”

        “芯片,是电子终端的核心部件,就像是人的大脑,而芯片的架构、设计,又是芯片这个核心部件的神经网络。”

        “我相信随着未来信息技术的进步,这一行,一定会前景无限。”

        “苏先生的投资眼光是独到的,但我觉得可以趁着行业危机的时候,还可以更加大胆一些,一举强势收购ARM公司。”

        “苏先生利用我们MRC公司进行并购,算得上是同业并购。”

        “这样的并购方式,并不触及我国在公司收购法案中的一些限制条款,加上目前ARM公司的众多投资股东们,对于ARM目前的现状,并不满意,还有经济危机爆发,无论美国还是伦敦,股灾都在发生。”

        “这个时候收购ARM公司,耗费不了多少资金。”

        “基尔伯特先生对你以前工作的公司,挺看好嘛。”苏越微笑地道,“你这解决竞争对手,挽救公司的方式,也实在……奇特。”

        “不过,我喜欢你刚刚说的这番话。”

        对于这家在移动智能电子设备时代,大放异彩,独领风骚的全球芯片设计巨头,苏越早就已经眼馋了很久。

        目前整个网络时代,还处在PC统治的时期。

        在这个时期中,ARM在与INTEL的竞争中,还处于全面劣势,真正大放异彩,在移动端制霸,还是在于苹果采用ARM架构,‘iPhone’这个系列产品的崛起。

        此时此刻,第一代iPhone,还未正式上市,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时代,也都还未正式来临。

        这个时候……

        收购处于暂时低迷期,即将迎来爆发期的ARM公司,正是最好的机会。

        这是一家在未来电子终端领域,在芯片领域,至关重要的公司,它虽然不制造芯片,但却影响着未来全球60%以上的芯片制造企业和终端市场。

        苏越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这家企业模糊的过往和先前自己察看过的基本资料。

        此时的ARM公司,其营收,刚刚突破2亿英镑,净利润约1亿英镑,因为其出色的净利润率和行业属性,市场给了很高的估值,但目前的总体市值,也不过30多亿英镑,差不多70亿美元。

        论公司营收规模,还不如此时国内的一线互联网公司。

        但论对于未来科技的影响力,此时国内的这些第一梯队互联网公司,却是远远不及。

        随着时间的发展,苏越记得在移动智能终端设备、移动互联网全面爆发的时代,也就是9年后,日本资本巨头‘软银资本’最终以大概240亿英镑的价格,将ARM公司这家芯片设计巨头,收入囊中。

        后来,在经济贸易战中。

        ARM公司,也曾成为制裁华国的公司名单中一员。

        在未来的科技竞争中,至关重要的芯片行业,华国一直占据不了主动,一直被西方捏住脖子,就是因为发力太晚,技术封锁下,欠课太多,跟不上了。

        这个行业……

        虽然论规模,营收顶上天,也不及紧跟消费终端和金融领域的各巨头几分之一。

        但是,论重要性,确是丝毫不差。

        “苏总,您不会……真信了他的话吧?”马福军惊讶地道,“以ARM的股份构成,我们想收购它,就算不触及限制条款,得到英国政府的允许,恐怕也得大幅溢价才行啊,按照市价计算,完全回购股份,最终恐怕得需要80亿美元才行。”

        “这不是正好吗?”苏越笑了笑,说道,“咱们在英镑汇率上,盈利了360多亿美元,要想办法把这些钱花出去,只要英国想卖,咱们能买到真正的好东西,适当溢价一些,当个被宰的大财主,也无妨。”

        “这……”马福军有些迟疑。

        苏越停顿了一会,笑了笑,继续说道:“眼光放远一些,80亿美元,如果能够完全吞下ARM公司,不吃亏的。”

        马福军没有后世眼光,看不出这家公司的重要性。

        但既然老板已经下了决心,那他作为执行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基尔伯特,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在ARM工作的?”苏越下定决心之后,琢磨着在收购后,应当如何掌控这家公司,不由再次认真看了一眼基尔伯特,沉声问道,“你对于ARM,应该相当了解吧?”

        基尔伯特没想到苏越在听完他的话之后,如此短暂时间内,就下定了决心。

        神采飞扬,极为激动地道:“我从91年剑桥大学毕业,就开始在ARM工作了,算是ARM的第一批员工,也见证了ARM的困境和崛起,以及公司到后来架构开源之后,能够与INTEL正面竞争的这段路程。”

        “我03年从ARM离职,创立MRC。”

        “从员工到竞争对手,16年以来,我对于ARM,一直很了解。”

        “那就好!”苏越微微颔首,“据我所知,ARM的技术,也是因为背靠剑桥,而建立的深厚根基,你既然也毕业于剑桥大学,那在并购案实施之后,重返ARM,应当也能迅速整合技术团队。”

        “这个……请苏先生放心。”

        基尔伯特急忙说道:“只要我能重返ARM核心,我一定能让ARM公司在芯片架构、设计上,更进一步。”

        他现在的公司,MRC之所以发展不起来,困境重重的原因。

        就是因为有些基础架构技术,是属于ARM的,他们公司无权使用,无法获得ARM公司的授权,必须避开这些技术路线,所以才导致了越来越艰难的处境。

        但若MRC和ARM合并了,不存在授权使用的问题。

        那先前阻碍MRC发展的一切问题,也就游刃而解了,由此……他堵在心口的这口气,也就彻底顺畅了。

        站在基础上发展,比凭空走出另一条路,要容易千百倍。

        基尔伯特早就在琢磨他的这个计划了,可惜在遇到苏越之前,大多数资方,都以为他是个疯子。

        就算不认为他是疯子的资方,也没这么多钱,拿来收购ARM。

        ‘添越资本’横扫伦敦,从各系资本手里,掠夺了天量的利润,几十亿英镑、上百亿美元,对此时的‘添越资本’来说,也是可以轻易承受的。

        这才是他在见到苏越,紧张、激动、忐忑的原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这个大计划,只有‘添越资本’能帮他完成,这也是他此生最大、最不容放过的机会。

        “你有这个信心,那我就放心了。”苏越微笑地道,“基尔伯特先生,你提出的建议,我接受了,你回去把公司事情安排、处理一下,关于启动收购ARM公司的议案,我决定让你一同参与,你觉得如何?”

        基尔伯特听见这话,脸上的胡子都在激动地颤抖。

        他眼里流淌着兴奋的光芒,手心因为激动,不断出汗,颤声道:“多谢苏先生,多谢苏先生!”

        苏越笑看着这个四十多岁,胡子邋遢,心里依然装着梦想的英国男子。

        微微颔首,客气了两句,然后才让安可儿,送基尔伯特离开。

        “老马,召集公司所有骨干成员,开个会吧。”在基尔伯特离开之后,苏越转而望着马福军,“初步预估近80亿美元的收购案子,还是要大家讨论一下,ARM是美国、英国两地上市的企业,收购起来,可能要麻烦一些,大家的工作量不小。”

        “只要钱到位,这倒不是事。”马福军嘿嘿笑了一声。

        在苏越决定下了之后,他心里想的,就只是如何收购,把收购事宜,完成得足够漂亮这件事了。

        其它的……已经不再去深想。

        接下来的时间,苏越趁着会议时间,与众人通了一个气,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众人都看不出ARM这家公司有什么特别的,好几位资深调研员,从港城、宁州分公司支援过来的资深股权投资人员,也不太理解苏越看中这家公司的逻辑。

        不过,尽管不理解,但从行业内部分析,大家也明白,能够跟PC端芯片霸主,INTEL打擂台的公司,肯定不是垃圾公司,对于这个收购案,也没怎么反对。

        当然,在苏越执意下,反对也是注定无效。

        会议开完之后,收购ARM的项目,正式启动,经过人员大规模扩充的伦敦股权投资部,全速开始运转起来。

        “苏越,加上ARM的收购项目,我们这一口气,可是启动了7个收购项目啊。”顾云汐高兴地道,“英国4个,华国3个,经此之后,我们‘添越资本’集团旗下,可就控股国内外共计8家企业,大规模入股的,貌似也有8家了,根基算是彻底完善了。”

        苏越微笑地道:“还有南非米拉德,你没算上呢。”

        “哦,对,还有米拉德。”顾云汐点了点头,“不知道颜行长那边完成了没有,若是完成了,入股的,又多了一家。”

        “粗略算一算,我们‘添越资本’集团,所持有的资产,已经超过2000亿了吧?”

        “真是不敢想象,从我们创立‘添越资本’到现在,才两年多的时间,居然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

        “没有!”苏越说道,“真正在我们‘添越资本’集团旗下的,只有拢方矿业、星光传媒、核心软件、远东银行等公司,我们在英国的这些投资,还有我们通过集采,入股的3家华资企业,可是在‘添越4号’对冲基金名下,我们有投资权益,但并不属于我们,得等到净值结算,我们按照市价,等值划入我们‘添越资本’集团,才能算是在我们公司旗下。”

        “当然……”

        “从我们投资的资产价值上来算,不止2000亿,连3000亿都有了。”

        说到这里,苏越透过窗户,眺望着不远处的伦敦金融城,也有些激动地道:“确实是非常瞩目的成绩,但我相信……未来,我们会做得更好,我们‘添越资本’集团,也会成为像‘贝来徳’、安联资本、软银资本这样的世界资本巨头。”

        “我相信你,我们大家都相信你!”

        顾云汐微笑地看着苏越,眼里流淌着信任和敬佩的光芒。

        “对了,云汐姐……”苏越转回话题,又问道,“我们在汇市盈利的360多亿美元,经过国家集采支付转移和目前的7个收购项目预投资额度之后,还剩多少钱,等待着我们在英国继续花出去?”

        顾云汐来了之后,苏越除了在重要决策上点头、拿意见之外。

        像这类账目汇总、具体的运营报告之类的事情,他就全部扔给了顾云汐。

        顾云汐回思了片刻,说道:“通过国家集采中的72家大型国营企业,我们也只支付转移出去了不到80亿美元的资金,所以……我们差不多得在英国留下280亿美元资金。”

        “不计算3家华资入股,算上你刚刚签订的收购ARM议案,我们目前拟支出资金,在110亿美元附近。”

        “这110亿美元开销,ARM的收购和CUPE旗下那家超精密机床加工厂。”

        “占了差不多100亿美元资金。”

        “不过,这100亿美元,按照你的话说,买的东西,也都值得。”

        “ARM我不了解,也就不多说了,CUPE那家超精密机床加工厂,可是弥补了国内工业基础机床方面,好大一块技术空白,我们收购CUPE旗下核心超精密机床加工厂的消息,若是传回国内,在工业机床制造加工领域,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需知道CUPE制造的许多机床产品,对华,都是禁售的,国内企业,技术跟不上,又需要这些基础设备,可谓是恨得牙痒。”

        “可惜的是这次英国在弗朗西斯行长的活动下,虽然暂时对我们放开了收购限制。”

        “但是,对于这种尖端技术的基础工业设备制造企业,我们想掌握它的核心技术,并偷卖给国内,恐怕非常困难。”

        “弗朗西斯行长也说过,对于禁售名单内的技术、产品。”

        “就算我们资本进入了,也必须遵守这些规则,否则,会遭到全西方的封锁和谴责,这样我们投入的资本,也就完全打水漂了。”

        苏越微微颔首,他也明白这些道理,也知道西方这些家伙打着什么主意。

        不过……

        对于这些尖端技术的掌握,资本不进入,那是一点机会都没有,进入了,好歹还有点机会。

        就算最终没成,技术捞不着,真的只买了一堆废铜烂铁,那这损失和风险,苏越觉得,自己也承受得起。

快伦理电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