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在线阅读 - 第48章、旧情复燃?(求票)

第48章、旧情复燃?(求票)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这世间芸芸众生,总是会有很多人成为中心。名与利的中心,情与爱的中心,恩与仇的中心。

        陶知命知道他在走向这些中心的路上,但任他再怎么阅历丰富且精明,也只能有意识地做了些铺垫,却不会精确地察觉到针对他的利益纠纷已经酝酿为阴谋。

        此刻,他却一头扎回了东京大学。

        目标是剑道社。

        因为佐田尼克给他出了个难题。

        彭博终端对通信条件还是有一定要求的。不是说陶知命的家里不能装,关键是那一带,目前正是最上恒产想要收购、拆迁的区域。装好之后万一碰到问题要迁移,那就麻烦了。

        想到还有一年的大学要读,而且顶尖大学里的通信基础条件可以说是最好的一批,陶知命就到了这里来。

        至于为什么去剑道社……因为陶大郎本来朋友就很少。

        陶知命重生至此,当然是凭自己的判断来做事。

        那个所谓剑道社之花,既然上次表现出对他有好奇心,而且本身就是剑道社副社长,剑道社又是学校里很大的社团,当然可以找找她看。

        当然了,植野洋介说的什么东大最不可招惹的三女之一,陶知命怕个球。

        对付20岁出头的小女孩,陶知命自信得很。

        虽然是假期,因为学校安排给剑道社的训练场地条件好,仍然有不少人在这里。

        社团,本身就是霓虹年轻学生们社交的主要场所。

        见到陶知命这个生面孔,一个穿着训练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大概是社团的干部?

        陶知命说道:“失礼了,与上田夏纳副社长见过一面,想要联系一下她,有重要的事情。”

        这句话引来训练场地里的一阵笑声,这个干部更是带着些轻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以这样的方式,想要认识上田大小姐。她是什么身份,你想见就能见?”

        陶知命微微笑了笑:“你是几年级的?”

        “……二年级。”

        于是陶知命收起了笑容,静静地问:“对待前辈,就是这样的态度吗?轻狂!怎么,这么随意地替上田夏纳做决定,你有应对后果的觉悟吗?”

        这个年轻干部表情一僵,果然露出了一丝惶恐,鞠了一躬说道:“请问您是……”

        陶知命这才重新笑起来:“告诉她,陶大郎有约。”

        已经是春假期间,大三的学生都在忙着工作的事。重要的,这些年轻人的稚气未脱,一看就看得出是低年级。霓虹的前后辈观念还是很重的,这种文化一试果然好用。

        当然,这也是因为陶知命本身的气场就强大。之前和善的时候还好,一严肃起来,自然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他不知道上田夏纳的电话,但既然她说过非常期待和自己聊聊什么的,那就聊聊呗。

        此时在江户川区的一个大宅子里,上田夏纳刚刚完成今天的练习,洗了个澡穿了宽松的和服懒洋洋地坐在屋檐下休息。

        她的身后,起居室内还有另一个女孩,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里播出的节目。

        “呀!明菜酱真是太漂亮了。我好喜欢她的这身衣服啊,这个黑丝玳瑁戒指也太好看了,真想拥有真彦桑这样帅气又温柔的男朋友!”

        上田夏纳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懒懒地问道:“帅气又温柔?怎么,之前那个本命不也是帅气又温柔吗?”

        “他?心胸狭隘!说到底,对我也不是很认真吧。要不然怎么会因为那样一个家伙就对我提出分手,仅仅是借口罢了。”

        上田夏纳不置可否,听到电话铃响,就赤脚站了起来过去接听:“谁?”

        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之后,她愣了一下,然后就嘴角带着笑意转头看了看还在那看着电视一脸憧憬的川岛姿子:“确实。他现在在剑道社吗?”

        “是的。”

        “请他来接一下电话吧。”上田夏纳等着电话,就更加有趣地看着川岛姿子。

        对她原本众多的“男友”,上田夏纳本是毫不关注的。但没想到那天在住友,却见到了与她所说完全不同的一个陶大郎。

        如果说,仅仅只是恋情的锻炼,就能让一个男人成长到那种地步,那也太难以想象了。

        所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成为那天所见的一个人物?

        在上田夏纳所见过的人里,学生之中没有一人有那样的气势,就算是父亲大人的朋友们里,能表现得那样的都不多。

        主要是眼神。

        上田夏纳从小练剑,父亲的告诫就是:一个人的意志,从眼睛里可以看出来。强大的人,不会从眼神中露出破绽。

        陶大郎的眼神,尽管当时漫不经心,对自己也非常不关注的样子。但当自己说出川岛姿子名字的时候,那一瞬间,她有一种被他的凝视刺穿的感觉。

        电话里,终于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又是漫不经心的腔调:“夏纳酱,没想到还是我失败了啊,主动以这种方式找到你。”

        再次听到夏纳酱这种显得亲密但又居高临下一般的称呼,上田夏纳本来略有些恼怒的,却被他的后一句话说得愣住了。

        什么失败了?难道他是想说,一直在等待自己主动联系他。

        这家伙……想什么呢?

        还是说,那天他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毫不在意,是假装的?

        “你……找我有什么事?”

        “电话里说不清楚。今天有时间的话,可以见一面吗?有重要的事想要拜托你。”

        上田夏纳疑惑地再次回头看了看川岛姿子,只见川岛姿子也正在好奇地看自己。她本来只是想,莫不是自己想多了?陶大郎主动联系自己,是为了川岛姿子?

        毕竟那天自己是主动提起的川岛姿子,才引来他那道眼神。

        想到这里,上田夏纳不由得生出恶作剧般的心思。她非常想知道,川岛姿子如果看见现在的陶大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之前跟她说,她还以为自己是故意逗她。

        于是她笑呵呵地说道:“见面,可以啊。但有个朋友正在我家里,一起去的话,不会不方便吧?”

        谁知电话里立刻传来回答:“不方便!这件事,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果然。上田夏纳感觉自己猜对了:“可是我出去了的话,她一个人在家会很寂寞的。不行的话,就让她一个人在其他的座位上吃饭,你再跟我说你想拜托的事吧。现在这个时间过去,是准备请我吃晚饭的没错吧?”

        “……好吧。”陶知命有求于人,见她这么说了也就答应了下来,“那么,我就在学校这边等你们。”

        他说了一个在东大学生心目中比较知名、档次也不错的西餐厅,就挂了电话。

        上田夏纳挂了电话,笑呵呵地问川岛姿子:“猜猜是谁?”

        “我怎么知道。”

        “陶大郎。”上田夏纳满脸都是笑意,“之前你不相信,怎么样,一起去见见吗?”

        川岛姿子表情一僵,嫌弃地说道:“不去!我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就寂寞了?在那样难堪的局面下踢开他,你是想看我们两个人难堪吗?”

        “真的不去吗?”上田夏纳特别想看这场戏,“我提醒你哦,那天他的表现,就连我也有点心动呢。反正你们已经分手了,如果不想要重新把他俘获回来,那我就出手了哦!”

        川岛姿子呆呆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鬼话?就他?那个只知道挥霍父母遗产的陶大郎?”

        “所以说啊,真的已经不一样了。他可是被住友都慎重对待了的家伙,山根横久说,因为他是陶大郎的同学,还被诚恳地请求,说服陶大郎一起加入住友。”

        “……你不是故意逗我玩,说谎的吗?”

        “那是你这么觉得的!”上田夏纳不管了,已经开始走进卧室换衣服。

        川岛姿子追过去,正看到她宽大的和服褪下,露出自己都羡慕的光洁后背。

        “果然还是好奇吧?我猜,他找我也许就是因为你,因为上次我跟他说了,跟你是朋友。”上田夏纳穿上了常服,扣着扣子渐渐掩起幽深的山谷,脸上笑眯眯的,“怎么说也是入职后就可能一年近千万收入的男人,对你又那么痴情,真的不后悔吗?也许稍微对他温柔一些,就又回来了哦。”

        川岛姿子将信将疑,但目光闪动间,还真的有些雀跃起来:“等我化化妆!”

        上田夏纳笑着穿好衣服,心里隐隐期待起来。

        不知道面对川岛姿子,陶大郎又会是怎样的表现?

快伦理电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