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如意事在线阅读 - 594 这心意不是牢笼

594 这心意不是牢笼

        “……”许昀一时没说话,眼神反复着,“可是”二字到了嘴边欲言又止。

        许明意仔细瞧了好一会儿,才隐隐恍然。

        哦,她才看明白……

        “还是说,二叔并非是真正计较谁先开口,而是……怕自己纵然开了口,却反倒被娘娘拒绝?”她试探着问道。

        许昀下意识想否认,却到底没有嘴硬,眼神躲了一下,算是默认了。

        他也不知自己怎就这般没有出息——

        叫那人抛弃了一回,没长记性不说,巴巴地等到现下,如今竟还怕对方不要自己。

        什么傲气,什么颜面,全都掰断揉碎了。

        想着这些年来无论如何都不肯死的那颗心,许昀苦笑着问:“昭昭,是不是觉得二叔很没骨气?”

        许明意摇了头。

        “我倒觉得二叔太有骨气了,在哪儿摔倒的,势必就要在哪儿站起来。换了寻常人,怕是不敢不死心的。”

        此时的犹豫,不敢开口,不过是因为太在意了。

        等了这么多年,现如今皇后娘娘出了宫,这于二人而言或是从前根本不敢想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却是未知。

        若是如此都不能走到一起的话,那二人便当真没有可能了……

        二叔有不安,怕打碎眼前尚有希望的局面,怕这些年来的煎熬被归为空等,亦是人之常情。

        到底是自家二叔,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换了旁的什么,她都能抢来送与二叔,可感情之事的确是勉强不得,皇后娘娘在深宫里呆了这些年,想法心思或都已改变——

        二叔的心意毋庸置疑,皇后娘娘的选择也该被尊重。

        是以,她提议道:“不如我先替二叔去探一探娘娘的心思如何?”

        许昀一怔后,便点了头:“也好……”

        由昭昭去试探,便多了份稳妥,若她当真已经无意,他……便也不会再去打搅她。

        “那我待会儿就过去,二叔等我消息。”许明意自石凳上起身,不作耽搁地道。

        在外跑了近一日一夜,还需先回去更衣收拾一二。

        “昭昭,等等……”

        许明意刚出凉亭,下了石阶,就听二叔将自己喊住。

        她回过头去。

        “……切莫太直白。”许昀的神色已平静下来,却带着一丝无法言说的落寞,仿佛是心中荒芜之人已不大相信还会有花盛开——

        他声音很低地说道:“这些年,我只是遵从内心而已,也并非就是在等她,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该成为她心上的负担。”

        他的心意,不是牢笼,也无意要困住她的选择。

        她从宫中走出来,他便也就放心了。至于要不要同他在一起,好像也没有多么紧要。

        “我一向从心,叫她也只管从心,如此方是我认识的那个吴景盈。”许昀最后讲罢,眼底不见了那些错综纠结的情绪,像是已经说服了自己。

        许明意点头应下来:“二叔放心,我有分寸的。”

        她只是想简单探一探娘娘的心意,而绝不会将二叔多年的等待当作谈判的筹码。

        就如二叔所言,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既是自己的选择,便不需要他人来分担后果。

        许明意先回了下榻之处洗漱更衣。

        这座院子是她生母未出阁前的居院,踏进其内,透过陈设布置,仿佛还能看到它昔日主人的身影。

        “……今早姑娘出去后,元东家后又使人送了好些衣裙首饰过来。”阿葵道:“不止是衣裙,还有几件正合姑娘身量的袍子呢,元东家真是有心。”

        许明意赞同地点头。

        元家一直都很有心。

        外祖父看人的眼光也的确很好。

        “天目呢?”许明意边在阿葵的侍奉下更衣,边随口问道。

        而后不及阿葵回答,余光里就瞧见了一坨黑影。

        身侧的紫檀衣架下,她今早回来时换下的、昨夜穿过的那件墨色披风不知何时滑到了地上,此时大鸟就卧在那上头睡得正香。

        “婢子本想拿去叫人浣洗的,可天目挪也不肯挪一下。”阿葵道:“婢子想着,许是刚来了新地方,天目觉得处处陌生,躺在姑娘的衣物上才能安心,便由着它了。”

        真的吗?

        许明意看着呼呼大睡的大鸟,对阿葵这个温馨的猜测表示怀疑。

        或许就是因为懒不愿挪窝呢。

        但她家天目近来跟着跑前跑后当哨兵,相较于以往吃饱等饿的纨绔日子,的确也是受苦受累了。

        是以,便交待道:“回头得叫厨房多炖些好吃的给天目补补。”

        “是。”阿葵边替自家姑娘系着身前的珍珠扣,边笑着答应下来。

        都说天目胖,姑娘成天嘴上挂着得叫天目少吃些的话,可天目跑了这几日,眼瞧着好不容易苗条了些,姑娘却又张罗着要给补回来——天目能不胖吗?

        “啁啁!”

        大鸟突然张开眼睛扇了两下翅膀。

        “……”许明意心中刚酝酿起的温馨感顿时消散了。

        劳累了一整日的主人回来了不知道睁眼迎接一下,一提吃的却立马就醒了?

        天目像是才看到她回来,跑过来蹭了蹭她的裙角。

        看着大鸟这不失为有一丝敷衍的举动,许明意很难不联想到勾栏院外为了生计被迫招揽客人的小倌。

        而低头一看,又觉得倒也不能这么比。

        毕竟也没有哪个勾栏院里会养一个秃头的小倌……

        阿葵伺候着许明意净面挽发。

        元家很细心,不单是首饰,脂膏水粉等物也备得十分齐全。

        许明意并不打算再出去,阿葵梳头梳得却依旧格外用心,又细细挑了首饰——这一路姑娘一切以轻便为上,她这贴身大丫鬟的手艺简直快要没有用武之地了,当下姑娘好不容易肯乖乖坐下由她发挥,自是不能放过这等机会。

        许明意心情好,也不着急。

        今日是入城第一日,晚间是要聚在一处吃顿饭的,且据说还是裘神医掌勺。

        一想到这儿她便觉得饿了,然天色还未暗下,不到用饭的时辰,正好足够她去一趟皇后娘娘那里。

        “离京时我曾叫阿珠带了只匣子出来,今日可从营中带过来了吗?”许明意自梳妆台前起身,琉璃真珠璎珞轻晃发出悦耳轻响。

        “带了的,被婢子收起来了。”

        “拿出来吧。”

        那匣子里有一样东西,是她需要还给皇后娘娘的。

快伦理电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