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其他小说 - 假面骑士ZIO的自我修养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 “和好”

第三百二十章 “和好”

        门外,是一脸无聊等在那里的乌尔。

        再往前看,是抱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向这里走来的斯沃鲁兹。

        “怎么了?奥拉,脸色这么难看,是提德欺负你了吗?”

        斯沃鲁兹问道。

        奥拉闻言,眼神茫然一瞬,然后一下子就变得极为可怕,仿若一只被激怒的幼兽。

        或许是因为刚才从提德那里得知的那个“赌约”,也或许是因为此时斯沃鲁兹这一副“我在担心你”的表情……

        再加上,奥拉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擅长隐忍的人。

        总之,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那些隐藏在奥拉的心底,在异类铠武事件后便已经达到满溢的怨气,在此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只见奥拉看着斯沃鲁兹大声喊道:

        “会欺负我们的,一直以来,不都只有你吗?”

        “斯沃鲁兹!!!”

        哭腔,破音。

        奥拉瞪着斯沃鲁兹,“凶狠”、“可怕”的大眼睛中溅出水花。

        而看着这样的奥拉,斯沃鲁兹眉心微皱,心底竟是罕见的,升起了一丝不忍。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了。

        只见他走到奥拉的身前,停下脚步,与奥拉平静对视着。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奥拉,这你可误会我了。”

        他口中诉说着“不解”的话,但是脸上却挂着“理所当然”的微笑。

        “要知道,无论是你,还是乌尔,可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后辈啊,我怎么可能会故意欺负你们呢?”

        显然,斯沃鲁兹并不认为他有做错任何事。

        而斯沃鲁兹这样的态度,让奥拉情不自禁地立刻质问道:

        “你是想说,你之前对乌尔,对我的那些利用,都不算是,欺负吗?”

        泪水,从奥拉的眼角淌了下来。

        “你敢说,上次的异类铠武事件中,你之所以对吴岛光实那么狠,就真的……真的一点儿也没有想要惩罚我的意思吗?你应该早就发现了吧,我在帮他这件事!”

        这件事,是奥拉后来才想明白的。

        越是身处这样的旋涡,越是与聪明人相处,奥拉就越能意识到,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聪明这件事。

        一开始,她是真的没想到,而后来,她是假装没想到。

        因为当她想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吴岛光实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

        但不管失去多少,吴岛光实都没有怨过她一句。

        为什么?

        只因为,除了第一次,后来,一直都是他在主动向她寻求帮助吗?

        奥拉拒绝不了那样的吴岛光实向她提出的请求。

        而现在,那个吴岛光实已经永远的,彻底的,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了。

        这样想着,奥拉双拳紧握,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从斯沃鲁兹的视线中逃开。

        因为,随着沉默时间的延长,从斯沃鲁兹那里传来的压迫感,一直在变强!

        【ゴゴゴゴゴゴ……】

        就在这时,乌尔忽然咬牙顶了上来,挡在了奥拉的身前。

        斯沃鲁兹见此,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抹轻笑。

        “不愧是乌尔,很勇敢!”

        他抬手放在乌尔的头上,轻轻拍了拍,顿了顿,对乌尔身后的奥拉道:

        “奥拉,有一件事,你说错了……”

        斯沃鲁兹否定了奥拉的质问。

        “在异类铠武的事件中,我从未针对过你。”

        然后,斯沃鲁兹看着因为他这个回答而骤然怔住的奥拉,继续道。

        “呵,看来你是真的早就忘了……”

        “在我第一次给你们讲课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在任务中,不要对你们的辅佐对象倾注感情……”

        “这不是规则,这是忌讳!”

        “而你,因为犯了忌讳,受伤了,怪我吗?”

        斯沃鲁兹刚才稍微放松一些的表情瞬间变冷,按在乌尔头顶的右手往下,一把按住乌尔的脑袋,扣在怀里,微微俯身,与奥拉平视。

        奥拉的瞳孔瞬间收缩,身体几乎僵直。

        因为,这样平视奥拉的斯沃鲁兹,竟是诡异的比他先前俯视奥拉时带给奥拉的压迫感,还要强!

        奥拉呐呐无言。

        所以,沉默片刻后,斯沃鲁兹冷哼一声,继续道:

        “奥拉,你给我记住了,这世上所有的不利状况,都是当事者的能力不足造成的!”

        “关于你先前的那几次失败,好好想想,到底有哪一次,是因为有我的插手才失败的?相反,你倒是因为任性而主动给魔王的人报过信吧?比如,异类ex-aid那次……”

        “再说乌尔,他对我的怨气,更多的还是在异类ooo那次事件中产生的……可问题是,乌尔他凭什么怨我?”

        “那一次,他的受苦,难道不全是因为他自己的失职吗?”

        “我有什么义务去为他的失职买单?”

        “哦,顺风顺水的时候,不想要我的主动帮忙,出了差错了,反倒开始期待我的主动搭救了?”

        “凭什么?”

        “更何况,在最后,让你去救他的人,难道不是我吗?”

        “再说这次,我将异类零诺斯手表交给你的时候,到底是给你留的‘选择题’,还是自由度非常之高的‘填空题’?”

        “是后者,对吧?”

        “可是奥拉啊,你是怎么做的?”

        “你选择了自己的私心!”

        “奥拉,是你自己选择的,而不是我让你选择的!”

        “所以,来,奥拉,告诉我……”

        “到底,是谁,错了?”

        斯沃鲁兹的话就像是一支支利箭,插入奥拉的心扉。

        让她喃喃地道:“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吗?”

        “是的!”

        斯沃鲁兹重新站直身体,嘴角勾起,冷笑道。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所以,不要拿你们在此过程中受的那些伤来跟我抱怨。”

        “那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话说到这里,斯沃鲁兹终于松开了被他按着的乌尔,将他往前一推。

        于是,乌尔踉跄两步,便退到了奥拉的怀里,被奥拉下意识抱住。

        而他抬头望向斯沃鲁兹的眼睛中,满是骇然。

        因为,他刚才被斯沃鲁兹按住的那段时间,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只听斯沃鲁兹继续道:

        “与其来跟我抱怨,不如努力变强。”

        “有道是‘受伤是成长的必经之路’,虽然都是一些自讨苦吃的伤,但你们也该有点儿长进了。”

        “正好,抓紧这次机会,好好跟你们的前辈学学。”

        这样说着,斯沃鲁兹上下打量一下奥拉和乌尔,随后笑笑,将左手中提着的那台笔记本电脑按到了乌尔的怀里。

        “行了,这个拿去玩儿吧。”

        “等什么时候放松好了,再来找我。”

        说完,他越过乌尔和奥拉,向提德所在的方向走去。

        沉默蔓延……

        而等乌尔回过神来,低头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台被斯沃鲁兹按在他怀里的笔记本电脑,不知何时,竟然变成一辆等比例的列车模型。

        那是,den-liner!

        ……

        ……

        与此同时。

        无人的废弃工厂外。

        den-liner中。

        常磐顺一郎正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惊叹。

        “真是奇迹般的造物啊……”

        “这种钟表式的造物,我都要怀疑它其实是在时间的轨道上运行的列车了。”

        然后,在野上良太郎有些不自然的微笑中,常磐顺一郎稍微有些疑惑的沉思道。

        “不过,这种结构,我应该从未见过才对,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奇怪,真是奇怪……”

        仔细思索无果后,常磐顺一郎便不再想这件事,而是专心致志的开始维修den-liner。

        ……

        ……

        提德实验室。

        当斯沃鲁兹走进其中之时,正好看到,提德探手伸入他自己的胸口,在一道闷哼声中,从他自己的体内,取出一块异类骑士手表。

        那是,异类电王的骑士手表!

快伦理电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