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在线阅读 - 第385章 不会真有人依靠外物变强吧?

第385章 不会真有人依靠外物变强吧?

        嗟怨之鬼的哀求并没有能够有效去阻止雅昭的暴力输出,手持血色长刀的他势不可挡,一刀斩你个桃花开,三下五除二的便为蚀骨林铲除了一个大祸害。

        最终,随着嗟怨之鬼的倒下,庞大身躯原地爆裂,化作了璀璨夺目的荧光粉尘,一眼看上去也好似是樱花绽放,无数的灵魂碎片随风起舞。

        淤加美族女武士被荧光包裹,虚幻的魂体将其吸收容纳,感觉自己的状态都好了不少,也露出了惊讶神色,“嗟怨储存的魂力还真是充盈啊……”

        几百年下来嗟怨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亡魂,也让它的魂体凝实到与实体无异,足以可见它的根基有多么的雄厚,若是放任不管的话,它早晚有一天可以变得跟那些罗生门后的鬼神一样强,甚至是超越!

        只可惜世上没有如果,遇到了雅昭就是它最大的不幸,它最终还是倒下了。

        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荧光粉尘,是纯粹的能量物质,就连雅昭自己也都感受到了充实的感觉,这种物质似乎可以让灵魂增强,同时也相当于是精神力的变强。

        旁侧的骨马自来熟的张开嘴,口中呈现出龙吸水一样的漩涡,吸溜一声,便立即吸走了一部分的纯粹能量。

        雅昭看着这一幕,也没忘记自己的另一把佩刀,若有所思道:“若是将这些能量物质带走,妖刀村正应该也能够获得显著的提升。”

        毕竟妖刀的灵性诞生于嗟怨之鬼,由亡魂的负面情绪与鬼气所凝聚而成的,理论上来说,这种来自于冥土特产的灵魂物质,应该也是可以让它进行强化的。

        妖刀村正跟了他这么久,平日里也都只是从敌人的血液里获取能量,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最多也只是能够填饱肚子,而不会促使它去进行二次进化,但眼下这些来自于嗟怨的能量物质跟以前的能量都不一样,相当于是十全大补丸,若是让妖刀村正吞噬掉,绝对可以变得更强。

        至于究竟该如何去带走它们……

        雅昭沉吟了片刻,看着正在愉悦吞噬那些荧光粉尘的骨马,眼神也是一亮。

        他立即联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法,并在骨马惊疑的神色中,走过去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和善的安抚道:“多吸收一些,储存亿点点能量,以后可还用得上。”

        骨马眼眶里的绿色魂火忽闪,懵懂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新主人究竟想做什么,但它也的确是没有去多想,毕竟眼下有这么多的美味佳肴放在眼前,它还担心对方会制止它去进行吞噬。

        转身便继续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吸收嗟怨之鬼遗留下来的能量物质。

        淤加美族女武士看着即将成为雅昭工具马的宫羽夜殿前,也是有些迟疑了,刚才她还没怎么去注意这个家伙,现在仔细一看,似乎是有些眼熟。

        “你把守门人的马给抢走了?”

        岚看着雅昭,还有些惊讶。

        “什么叫抢?我这明明叫借!”

        雅昭对于岚对自己的曲解有些不太满意,义正言辞的说道:“我只是暂时从它的主人手中借用了一下,谁知道它自己就赖上我了,只怪我个人魅力实在太强。”

        说着,还摆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岚被他这种厚脸皮样子给噎住了,不过却也不好多说什么,瞥了一眼沉浸在喜悦中的骨马,点了点头,“我们现在就要离开这里么?”

        “当然,毕竟那些鬼神职责所在,他们应该是不会放过你的。”

        雅昭回了一句。

        说的就像是他们的目标不是你一样……

        淤加美族女武士歪了歪头,话说胖揍了守门人并抢了人家马的不是你么?

        雅昭与岚时不时的攀谈几句,也在静静的等待着骨马将大量的荧光能量给吸收,眼看着对方打了个饱嗝,剩下的零星一点也实在是吃不下去了,便翻身上马,调动体内的炁量神力,准备返程了。

        长刀遥指着头顶上的那片乌云,力量沟通了天地阴阳,也仿佛是打开了通道,金色的光辉照耀在蚀骨林的土地上,让那些亡魂皆是露出了惊惧之色。

        “准备好了么?我们要回去了。”

        雅昭提醒了身后的岚一句。

        坐在骨马上的淤加美族女武士一开始还有些不太适应,闻言后也立即伸手环抱住他,紧贴在后背上,长发掩面,“好了……”

        “嗯。”

        雅昭抬头凝视着被撕裂的天空云雾,一道像天之痕般的裂缝出现,透过那层金光屏障,隐约可以看到阳间的景象。

        骨马的铁蹄在地上磨蹭几下,看向天空的眼神也充满了向往,好久都没有回到阳间去呼吸新鲜的自由控死了,好期待!

        通天的金色光辉如同圆柱般从天而降,眼看便要笼罩在二人一马身上。

        不过每当到了关键时刻,总会有人像烦人的苍蝇一样,打破别人美好的氛围。

        飒!!!

        一道紫黑色的雷霆从远处激射而来,好似咆哮的乌龙,轰然间打散了金色光辉,终止了这一次的传送。

        雅昭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回头看了过去,果然还是来了么?

        岚与骨马也看向了激发雷霆的地方。

        一道勾勒出阴阳太极图一样的镜子,上面还浮现着八门图案,分别是开休生伤杜景惊死,镜面上同样是显露出了紫黑色的眼球,竖瞳也好似某种魔王真眼一样,散发出浓浓的邪意,让人不寒而栗。

        站在镜子后面的有一个高大身形,乌黑色的皮肤,戴着朱红鬼面,长鼻子,满头的赤色头发无风自动,向上飘起。

        他拥有着六只臂膀,除了持着阴阳魔眼镜的手臂,同时还有闲置着的其他五只手,每一个手里也都握着不同的武器,长枪,太刀,太鼓,尺八,三味弦……

        左边是杀伐之刃,右边是乐器,乍一看也是有些不伦不类的。

        “这家伙是来卖艺的么……”

        雅昭眼神淡漠的看着他,冷然一笑,“是想着打不过别人的时候就给人唱跳两句?还真是个搞笑的家伙啊。”

        他就知道这些鬼神不会善罢甘休的!

        又看向了其他的几人,其中一人背生双翼,腰挎野太刀,背负长弓,脸上带着赤红色天狗面具,火焰花纹缭绕,身上穿着威严大铠,铁片甲叶连缀紧密。

        是一个传统式神打扮的大天狗。

        另一人也是握着两把太刀,穿着一身单薄的和服,脸上的鬼面好似迷上了一层云雾,令人看不清楚实际情况。

        虽然跟其他二人比起来装备看上去要简陋一些,气势也没有多强,但雅昭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给他带来的威胁力,比其他的两人都要强上许多!

        目光一凝,果然,布衣才是王道。

        这年头敢穿着布衣跟你打架的,不是剑道流派里的学徒,就是真正的强者!

        很显然,他现在待的地方是冥土,不可能存在什么愣头青的新手,对方应该是在鬼神里都属于较强一批的存在,生前可能也是拥有着不寻常的背景和经历。

        至于应该还有最后的那一个人……

        环顾四周,也都没有看到记忆中的守门人天羽半藏。

        这让雅昭感觉到了惊奇,怎么回事,摇了人过来,自己反倒不来了?

        淤加美族女武士看着出现的敌人,清澈的眸子透漏出冷意,“小心了,这些家伙都是鬼神,而且是其他地方的守门人,”

        骨马也是在鼻翼中喷出了两股热流,铁蹄践踏在地上,原地踏步走。

        话虽这样说没错,但是你的手在摸哪里?

        雅昭瞥了一眼身后的岚,对方环抱在他腰间的手,一直都不安分,占他便宜?

        岚面不改色,光明正大的贴在他的后背上,吐气如兰的轻声道:“我已经是属于你的剑灵了,主人……”

        嘶……

        雅昭倒吸一口凉气,这一声主人喊的让人骨头都有点发酥了。

        妖怪!!

        女人只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我劝你善良!!

        “可恶的小偷,你的末日到了!!”

        愤怒的声音传来,吸引了注意力。

        雅昭看向了个头矮小,一脸怒容看着他的侏儒,面露迟疑,“你哪位?”

        对方的身高最多也就一米四。

        他似乎并没有见过对方吧?

        “是我!我啊!天羽半藏!!”

        侏儒一听这话瞬间就怒了,怒瞪双眸,满是憎恨的盯着雅昭,怒火与妒狠仿佛要从心头溢出来了一样。

        在雅昭怀疑人生的注视下,他怒不可遏道:“铠甲与长枪只是用来掩饰我本体的手段,这个才是我的真身!”

        回想起自己之前苦逼的徒步前行去摇人,在攀谈的过程中,突然间显化出了原型,失去了对于铠甲与长枪的掌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整个人都懵了。

        回过神来之后他才明白,原来是骨马已经抛弃了他,令择主人了!

        看着雅昭胯下所骑着的爱马,语气低沉道:“可恶的家伙,你果然还是背叛了我……”

        爱之深,责之切。

        事情已成定局,他对于自己的爱马并没有太多的怒火了,只有深深的悔恨。

        若不是当初在继承鬼神之力的时候,他出于小心谨慎,让骨马吞噬了那一部分力量,率先获得了强大的鬼神之力,他也不至于会沦落至此。

        当对方把骨马夺走,就相当于是让他失去七成的力量!!

        可恶啊!没有了引以为傲的铠甲,现在他只能凭借自己的本体去进行战斗了!

        雅昭对于天羽半藏宣泄出来的苦楚话语也有些震惊了,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是依靠外来物去变强的吧?

        什么?他也是依靠不死斩才能杀死附虫者的?

        emmm……那没事了!

        天羽半藏神色阴郁,看着二人一马,漆黑的眸子透漏着冰寒杀意,“武士,心慈手软便是战场大忌,当初你只是抢走了我的马,但是现如今我召集了强大的力量用来对付你,你是逃不掉的!”

        “给我杀了他!!!”

        怒气冲冲的指着雅昭,下达指令。

        然而身边的几人却无动于衷。

        天羽半藏也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尴尬,立马收回了手,回头仰面看着体型高大的几人,有些羞恼道:“你们在做什么?还不赶紧上啊!万一他跑了怎么办?”

        “你的心乱了,半藏。”

        大天狗鬼神语气平静的开口,“敌人就在那里,是不会逃跑的。”

        “我们只是看在你说的共享鬼神之力的份上,这才来助你一臂之力,夺回骨马,可不是真的想要无条件的帮助你。”

        赤发六臂的鬼神嗡声开口,瞥了一眼个头矮小的天羽半藏,好似一个鸭子嘴的河童,不咸不淡道:“看看你现在气急败坏的样子吧,哪里还有守门人的样子。”

        “鬼神之所以是鬼神,本就是因为自身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再加上一些能力的相助,而非单纯的借助于外物。”

        一直未曾开口的布衣双刀鬼神也是说了一句,淡然道:“像你这种依靠战马之力才跻身鬼神行列的存在,丢失了战马等同于失去了力量,实在是鬼神的耻辱。”

        “且可修……”

        天羽半藏脸色发黑,对于这几位老友人前不给面子的态度也是极为的不满。

        没办法,谁让他当初的做法也的确是挺憨的,假如他当初直接继承了鬼神之力,没有去跟自己的坐骑共享同一份力量,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荒唐事情了。

        “那就拜托各位了……”

        天羽半藏语气低沉,咬牙切齿道:“帮助我夺回鬼神之力,我愿意与你们共享这一份力量!”

        听闻此言,三位鬼神脸上也都缓和了许多,“一切好说。”

        “这里便交给我们吧!”

        “马上就可以结束战斗了。”

        三人一人一句,满是十足的自信。

        无利不起早,它们身为高高在上的鬼神,平日里可都是日理万姬的,哪有那么多时间来帮你御敌?

        再者说了,这里可是你自己管辖的地盘,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出事了,上面怪罪的也只是你自己,现如今他们能够出面帮助你,那可都是看在鬼神之力的份上!

        天羽半藏又何尝不知道他们的嘴脸?鬼神在冥土待了几百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曾经的那点礼仪与规矩早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他们都是一些自私自利的家伙,彼此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情谊。

        但是没奈何,有求于人,要么就必须要摆出一副低人一等的态度,要么就拿出十足的利益,而鬼神之力这种东西,这正是他们所互相觊觎的。

        就像是仙峰寺的降灵术,多一份降灵之力,就相当于是多一份底牌。

        毕竟鬼神都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往往也不会太大,战斗起来全看谁的手段更多,挺的更持久。

        除非是碰到真正的神灵,对他们进行降维打击!

        没有凡人可以击败神灵,除非是神灵自愿失败,因为那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蚂蚁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撂倒巨人呢?

        人家只不过是翻了个身罢了,在你眼里或许就成了:‘我用力量翘起了祂’!

        雅昭看着他们几人的交谈,也是觉得挺稀奇的,若有所思道:“他们一直在说共享,那个鬼神之力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随随便便就可以去转移那份力量?

        这些鬼神似乎也并不是真正的力量独有者,而是像某种契约者一样,仅仅只是和这份力量签订了某种契约,暂时获得了这份能力,解除契约后就会失去力量。

        身后的淤加美族女武士看出了他的疑惑,便立即解答道:“鬼神之力是冥土远古鬼神所传授下来的力量,也被誉为是古神之力,同样是不属于这片土地上的力量,它似乎是来自于更加遥远的西方,而且比樱龙来到这里的时间更加久远,远到这片土地刚出现人迹,根深蒂固。”

        “而在曾经的远古时期,似乎还经历过一场古神与阴阳派系的纠纷,具体情况我也并不了解,或许就连樱龙也都不太清楚那段时间发生过什么,不过最终的结果是鬼神之力取代了原本的古神之力。”

        岚面露追忆,摇了摇头,“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你真的好棒啊。”

        雅昭惊讶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果然,选择让见多识广的对方成为自己的剑灵,的确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打算!

        至于古神与阴阳派系的纠纷……

        不会是东渡的徐福吧?

        毕竟战国所谓的阴阳师派系,似乎也的确从那个源头所开始衍生出来的,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事迹作为源头,好像也根本就是无迹可寻,大多数都是战国的人主动前往大国学习与交流文化,很少会有大国的人主动临幸这片土地,除了侵略。

        不过现在想那些曾经的历史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也并不感兴趣,因为不管是阴阳派系还是曾经的古神,眼下似乎都已经蜕变成了鬼神这一个派系。

        他好奇的是冥土幕后的鬼神,究竟会是个什么不可名状的玩意儿。

        雅昭看着准备对他们动手的鬼神,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你还能打么?”

        岚明白他在问什么,摇了摇头,“抱歉,现在的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忙,我只是在依靠它的力量。”

        手中浮现出一团烟雾,解释道:“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我之前才会复活的。”

        雅昭瞥了一眼烟雾,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却也认不出来这一团东西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只能回了一句,“哦。”

        原本还准备让雅昭大吃一惊的烟烟罗,听到这么平静的回答,也立马就泄气了。

        你就不能再认真点看看它?

        你不觉得它像个什么东西?

        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彼此之间大战三百回合的事情了?

        你是老年人记忆么?

        事实证明,雅昭根本记不住那么多的手下败将,也几乎没那个必要。

        被他所打败的人,要么直接死掉,要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利用之后再死掉,反正就是逃不过死亡的宿命。

        一个死人的名字,还记他做什么?

        等鬼节的时候到坟头去给人烧纸么?

        “那就找个安全的地方站着吧,很快就可以结束战斗了。”

        说话间,骨马也立即使用了鬼神之力,魂焰释放出来,包裹住了雅昭的身躯,绿色的火焰凝聚出一副甲胄,鬼面也浮现在脸上。

        伸手一招,也再次汇聚出一杆长枪!

        冷眼凝视着前方鬼神,语气淡然道:“我赶时间,一起上吧。”

        原本还在考虑着究竟要不要分个先后顺序的鬼神听闻此言,顿时就勃然大怒。

        “一介凡人,竟如此的嚣张!?”

        “你面对的可是鬼神!!”

        “不要把天羽半藏这种鬼神之耻当作是我们,鬼神之间也有强弱之分!”

        三名鬼神皆是对其怒目而视。

        天羽半藏脸都黑了,心里一阵妈卖批,敲里吗敲里吗你听到没得?

        “来!!!”

        雅昭双腿夹紧马腹,骨马仰头发出长鸣之音,铁蹄践踏地面,嘭的一声,巨力迸发,崩裂出痕迹,一人一马也如同电光般蹿了出去。

        “我来!!”

        电光火石之间,眼看雅昭先行动手,赤发六臂的鬼神怒瞪双眸,撩拨手中三味弦,发出了靡靡之音,音波传递出去,犹如飓风过境,地面掀起一层气浪。

        骨马听闻到这股魔音,前行的动作也是猛地一滞。

        雅昭则是借力飞跃而出,凌空跃起,双手高举长枪,眼眶里的魂火闪烁着寒芒。

        长枪越过头顶,黑红电弧环绕,毫秒蓄力,一击重斩下劈,裹上一层银白气焰,空间随之扭曲,力拔山兮,气盖世!

        雷鸣八卦!!!!

        赤发鬼神面色微变,立即举起手中太极魔眼镜,在身前凝聚出一层屏障。

        轰!!!!

        咔嚓一声脆响,屏障一触即碎,狂暴的冲击劲力化作滔天巨浪,势不可挡,也犹如一座山峦般镇压在身前,摧枯拉朽的撞击在胸膛。

        赤发鬼神闷哼一声,面露痛苦,错误的估算了自己的防御力,也低估了敌人这一击的强大威力!

        咻……嘭!!!

        高大身躯化作一个残影被击飞出去,撞碎了一处山岳,碎石飞溅,烟尘四起,也被深埋在废墟之中。

        身穿甲胄的鬼武士双脚落地,手中长枪在身边划出半圆,枪尖森然白芒吞吐,地面也被横扫起了上涌的气浪烟尘。

        冷眼凝视着惊愕的两名鬼神,勾了勾手指,“我说了,一起上。”

        大天狗鬼神与双刀鬼神瞟了一眼被击飞的赤发鬼神,脸色皆是变得阴沉下去。

        竟然一个回合就被敌人打垮了!?

快伦理电影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