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城市引領發展正當時 如何提高承載力?
發布時間:2020-01-05 02:09

  目前,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要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綜合承載能力。要通過發展區域性中心城市,加快城市群內部空間結構的優化,促進區域協調發展、高質量發展、可持續發展——

  在區域協調新形勢下,如何理解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作用?什么樣的城市可以成為中心城市?怎樣提高其綜合承載能力?記者就此采訪了有關專家學者。

  “中心城市是一個體系。實際上,國際的、國內的、區域的、地區性的各類中心城市,形成了復雜的網絡聯結。”國家發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員、民盟中央經濟委副主任馮奎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到的中心城市,不僅是指國家中心城市,而且單就國家中心城市來說,它也是一個變化發展的概念,并非一成不變。

  馮奎表示,2018年底,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中,特別強調了北京、天津、上海、香港、澳門、廣州、深圳、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等城市,這些城市都具備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充分條件。

  記者梳理發現,2010年住建部發布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10-2020年)》中首次提出建設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五大國家中心城市;2016年5月份發布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成都要“以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為目標”;2016年12月份發布的《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表示,支持武漢、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2018年2月份發布的《關中平原城市群發展規劃》提出“建設西安國家中心城市”。

  “從全面參與全球競爭的角度,應在國家層面上加強國家中心城市的布局。有的城市承擔了多項國家對外開放的職能,具有較強的國內國際帶動作用,也應創造條件推動其建設成為國家中心城市。”馮奎表示。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研究員馬慶斌認為,從相關統計數據來看,先“虹吸”再“輻射”是一個普遍的區域經濟現象。省會城市經濟和人口的首位度在一個時期內逐步提高到15%左右,往往會較好地提高中心城市的實力,但如果首位度持續提高,對周邊小城市的帶動作用就比較小,省域經濟發展也會具有一定的不穩定性。比較好的模式是培育一個副中心城市。

  中國區域科學協會理事長肖金成表示,一個特定區域,城市比較密集,有一到幾個大都市,每個大都市輻射帶動周邊地區,形成一個都市圈。當都市圈和其他城市圈耦合,城市群就形成了。但在城市群之外,我國還有大片地區是非城市群地區,這些地區的發展,需要區域中心城市帶動。

  近年來,許多城市紛紛加快了打造區域中心城市的步伐。比如,江西省日前印發《關于支持贛西經濟轉型加快發展的若干意見》,“贛湘鄂區域中心城市”成為宜春市的目標定位之一。

  “中心城市的作用很多,我比較強調它的三個中心作用。”馮奎解釋說,首先是增長中心。中心城市的規模經濟、范圍經濟都極其顯著。如果用高度來刻畫產出,只有少數地方出現極細極高的形狀,這意味著大量的產出都來自于中心城市的國土空間。其次是創新中心。中心城市大學多、科研院所多、企業多,構成創新的主體;人員、資金、數據等各類要素流動頻繁,聯結豐富,加速創新的步伐;創新孵化條件優越,為創新創造條件。再次是服務中心。中心城市擁有先進的交通基礎設施能力、較為健全的公共服務供給能力、生產消費服務能力,能為整個區域發展提供強大支撐保障。增長中心與創新中心使中心城市加速集中,服務中心則使整個城市體系格局能夠在一定程度分散布局。

  馬慶斌認為,城市群是實現區域經濟“量的合理增長和質的穩步提升”的創新平臺和增長極。在城市群發揮作用的過程中,中心城市將發揮輻射帶動、引領示范、組織協調的功能。

  “隨著戶籍改革和土地制度改革的深入推進,城鄉融合發展將成為政策新的發力點,城市群尤其是中心城市周邊的城鄉結合帶,將是重要的政策空間載體。”馬慶斌說。

  馬慶斌表示,區域差距的實質,是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發展的差距。未來區域協調發展的主要空間抓手,將是協調城市群和中心城市的發展。把這個“綱”舉好了,區域協調發展“目”的問題就可以很好地張開。

  肖金成認為,我國多數地級市區域面積1萬平方公里左右,區域人口500萬至1000萬,應有一個中心城市來帶動區域經濟發展。但是目前很多城市規模不大、實力不強,輻射帶動能力比較弱,要增強這些城市的產業承載能力和人口吸納能力,使其規模更大,輻射帶動力更強,從而帶動區域發展。

  什么樣的城市可以成為區域中心城市?肖金成表示,一個區域既要有大城市,又要有中小城市和小城鎮,城市體系才比較合理。“我認為,當一個區域面積在1萬平方公里、人口500萬左右,中心城市人口超過100萬,輻射半徑能達到60公里左右,就能夠實現對區域的全覆蓋。區域人口接近1000萬,未來有可能吸引區域內1/3的人口,中心城市的人口就能夠發展到300萬,其輻射帶動力就會更強。”肖金成表示,區域性中心城市是我國城鎮化的重要載體。

  在馬慶斌看來,綜合承載力應包括四方面內涵,百事平臺一是在人口更加密集的同時,教育、醫療、交通、就業等公共服務的優質度不斷提高;二是在經濟要素更加聚集的同時,發展動力和創新活力更加澎湃;三是在產業集群更加多元的同時,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功能更加凸顯;四是在國際交往活動日趨頻繁的同時,更加具有全球或區域影響力和競爭力。

  馮奎認為,從承載力的組成內容來看,中心城市綜合承載力包括資源承載力、環境承載力、經濟承載力和社會承載力等方面。從承載力充分發揮條件來看,既有客觀的方面,也有主觀的方面。所以,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提升有助于提升城市綜合承載力。

  “有人講,中國城市應無限擴大,其實忽略了一個問題,即在短時間內城市治理能力難以支撐這種擴張。”馮奎說,從承載力表現形式來看,決定綜合承載力的是整體協同優勢,因而要看到城市承載力的長板、短板是客觀存在的,但最重要的是看它們的協調度。從承載力的評價效果來看,既要講承載力對當代經濟社會活動的承載,也要講它對于未來發展的承載,是可持續的承載力。

  “提高綜合承載能力,要增長城市‘群’的協同思維,提高都市‘圈’的輻射能力,構建更加科學的城市群治理體系。既要實現軌道、地鐵、高速等硬連通,也要實現市場、服務等軟連通。”馬慶斌表示,要更加強調創新驅動和改革開放兩個輪子一起轉,打造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成為區域和全國的技術創新策源地。構建更加包容的“新老市民”融合體系,更加暢通不同收入群體向上流動的政策體系。

購買咨詢電話
4008-352526
sitemap sitemap 美国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