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經報道]農村小額貸款新模式(20101120)
發布時間:2020-04-09 13:32

  前一段時間,正值秋收。我們的記者在調查秋收情況的過程中,發現了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那就是一直被視為農村金融最大難題的小額貸款業務,在我國一些地方出現了新的樣態,而且很多農民的創富夢想,都因為這種新的貸款模式,正在變成現實。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農村小額貸款?它憑借什么幫助了農民呢?我們先到黑龍江去看看。

  2010年的秋天,北大荒,這個中國的大糧倉,迎來了一個歷史上最大的豐收年。建三江墾區,15個農場的糧食總產量,去年突破了100億斤,可以滿足四個直轄市一年全部的口糧。今年,眼前的稻浪滾滾,讓我們欣喜,然而對于農民來說,這卻是一年里最讓人不安的時刻。張雙是青龍山農場的職工,2002年,他靠借高利貸,把種植面積從幾十畝擴大到400畝,但是那年的一場大雪,讓他背上了十幾萬的外債。黑張雙說:“2002年一場大雪,我種了四百多畝地,一下子給我賠沒了。”“怎么過的那一年?”“死的心都有。真的死的心都有,你瞅著孩子小,老婆在這兒還得干。”

  2002年,黑龍江全省有一半的糧食都被捂在雪里,這對農民們來說,幾乎是滅頂之災。越是壞事兒就越不禁念叨,這不正說著,就下起了小雨,百事平臺張雙和鄰居王慶廣急忙趕到場院,把剛剛打下一半的糧食蓋起來。張雙說:“把糧食搶回來,咱們的命根子都在地里呢。”

  搶收,意味著要在中秋節前后的幾天時間里,把莊稼全都收上來。如果這期間老天變了臉色,再大的豐收,也可能變成一場悲劇。張延海也匆忙從地里趕回家,打開電腦,查看天氣預報。張延海說:“26號這不是多云轉陣雨嗎,完了之后27號還有一場(降雨), 如果這天這個情況,那天我盡量爭取,24號或25號之前我必須把所有的糧食送到家。”

  雖然買一臺收割機,至少要20萬元,這對農民來說并不是小數目,但為了搶收,村里家家戶戶都還是不惜血本買上一臺。家在七星農場的李軍芝,去年剛剛添置了一臺聯合收割機,這幾天搶收,他早早地就發動起了馬達,可還沒干到一半就熄火了,原來是沒油了。到收割結束,李軍芝至少還需要買將近5千塊錢的柴油,可眼下家里買油的錢不夠了。

  地里還有300畝水稻沒割完,這讓李軍芝心急如焚。他到處打電話求助,同村人告訴他,親戚老連用過一種小額貸款,挺方便的,或許能解燃眉之急。

  同村人說的老連,叫連金良,家在富錦市雙發村,距離李軍芝家100公里,這里沒有七星農場富裕,人均耕地要少很多。老連全家過去一直住在這樣的泥草房里,冬天屋里只有3、4度,水缸里都結冰茬了。家里的幾十畝旱田,因為種植條件不好,經常入不敷出,辛苦了幾十年還背著債。女兒上了高中,一心要考大學。連金良說:“就在吃飯上她都舍不得多吃一點,有時候都給我吃,這么節省。當時我心里也挺難受。拿我一個男子漢來說都掉過眼淚,你說作為一個男子漢,就是說怎么能發家致富呢?咱們的生活怎么能過到這種程度呢?”

  老連較勁腦汁,想辦法掙錢,去年年初終于有了一個機會:150畝水田,5萬塊錢就能包下來。“他也就是允許我這一天時間,就是說第二天,明天你交不上款,我這個就可以包給別人了,百事娛樂app我就不承包給你。”

  手頭錢不夠,找親戚朋友借,也一下拿不出這么多錢來,老連去了信用社,可因為這錢要得太急,信用社說連審批時間都不夠。老連的最后一線希望,落在了當地剛剛開業一年多的郵政儲蓄銀行身上。郵儲銀行推出的貸款業務和信用社以及其他銀行最大的不同,就是更加靈活。這里的農村信用社通常每年只在春天辦貸款,但郵儲銀行任何時間辦都行。不僅如此,還款方式也能自己選擇,別的金融機構必須滿一年才能還,而郵儲銀行則是隨借隨還。

  讓老連沒想到的是,剛剛給郵儲銀行打了電話,就來了兩位信貸員。信貸員詳細了解了老連的情況,告訴老連如果能找同村的親戚朋友,自愿組成三家聯保小組共擔責任,不用實物抵押,也有希望拿到這筆貸款。老連第一個就想到了朋友老閻。老閻說:“一個屯都比較知根知底,因為他這幾年在村屯里面,辦事情各方面上,他比較(守信用),我們是信任的,互相都得信任,要不信任吧也貸不了。”

  有了聯保,郵儲銀行的信貸員連夜幫老連辦好了手續,第二天連金良就拿到了貸款。“作為我們農民來說,就好像旱天給我們送來及時雨一樣,復活了。”

  了解到老連的貸款經過,讓李軍芝看到了希望。抱著試一試的想法,李軍芝撥通了附近郵儲銀行的電話,對方答應盡快來了解情況。這天是中秋節,但李軍芝一點過節的心思都沒有,大過節的,哪家銀行還辦公呢?沒想到晚上8點,家里響起了敲門聲。來的兩位客人是郵政儲蓄銀行的信貸員,小陳和小方。李軍芝說:“現在就是收到一小半兒了,沒錢買柴油了,這下愁壞了,一下子就想起你們來了,趕快下午四五點鐘,趕快給你們打電話,沒想到你們這么及時這么快。”信貸員方海霞問:“需要多少?”“需要三萬。”“打算用多少時間?”“兩三個月吧。”“兩三個月下來了嗎?”“做一次性(換本付息)的就可以了。”“做一次性的,行行行。”

  李軍芝家里有500畝水稻,一年收入幾十萬元,怎么三萬塊錢,都讓他這么為難呢?“著急是咋回事,現在就是用這些錢吧,錢下來之后,買大型農機具,完了高速插秧機。今年我們家又花了12萬元買了,又買了一臺高速插秧機,反正年年就得增進設備,現在這兒屬于新農技機械化,農具越好,干活兒的效率越高。”

  錢都壓在了農具農機上,真要應急,連三五萬都可能拿不出來,這在農戶里并不少見。兩位信貸員和李軍芝聊了一個多小時,詳細了解他的具體困難和需要。貸款員還幫李軍芝辦好了三家聯保共擔責任的相關貸款手續,隨后匆匆趕回十幾公里外的辦公室。

  在中國郵儲銀行黑龍江省建三江支行審貸會上,信貸員陳浩說:“現在就客戶李軍芝貸款事項進行陳述,家里有500畝水稻,今年凈利潤可以達到16萬元。”

  李軍芝想申請的三萬元貸款,期限是四個月,承諾一個月還款,這筆業務的利息收入只有300元左右。期限短,利息少,風險大,一般這種情況很難被金融機構接受,但正是憑借做這樣的“小快靈”業務,郵儲銀行雖然剛剛成立三年,但業務發展卻非常迅速。今年小額貸款余額已經達到了1000億元。

  審貸會成員說:“客戶剩下沒收的地塊需要的資金跟他提出的貸款需求量是否一致,放款金額三萬元,期限是四個月,一次性還本付息,表決。”

  像這樣的審貸會,郵儲銀行通常會對信貸員貸前調查過程是否完整,對客戶經營風險的分析是否充分,進行集體討論和審核,實行一票否決制。中國郵儲銀行黑龍江省建三江支行行長耿紅春說:“你前期的調查,如果你調查不到位的話,回來你敘述都不完全,這個貸中檢查它會要提出很多問題,你答不上來,這筆業務就要被否掉。”

  當晚經過討論,李軍芝的這筆貸款申請通過了審查。接到通知的李軍芝,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銀行。信貸員方海霞說:“你這錢已經打到折里了,你用多少你取多少。”“行行,先取五千。”“您要取5000是嘛,您稍等一下。”

  李軍芝的車上還帶著油桶,準備拿到貸款就去買油。在加油站,我們遇到了不少像李軍芝一樣拿著貸款來買油的農民。“機器都在地里停著呢,這是真事,不然能一桶一桶拉嗎?著急,老百姓非常著急,現在看天都要變,你知道嗎?水稻都割倒了。”

  間隔不到20個小時,李軍芝的地里,收割機就恢復了作業。剩下三百畝地,用不了兩天他就能收完了。“主要是趕快把糧食搶回來,搶回糧食那算完成任務了。”

  秋收終于結束了,李軍芝的臉上透著一份輕松。而此時,連金良家里的水稻也即將收割。這兩年,稻米價格好,去年老連還上貸款后,還凈掙了10萬塊錢。給老連辦貸款的信貸員老盧和小張,特意來看老連家的收成,今年老連又貸了5萬塊錢,包了150畝水田。按老連的說法,今年掙上20萬應該問題不大。“來年我準備擴大一下,把那一塊地我準備給它包下來。”“那塊地能有多少?”“大約能有300多畝,如果承包下來,我就達到600多畝,就是說40多坰地,可能他們將來誰也沒有我多了。”

  今年老連家的泥草房拔掉了,建起了磚瓦房,而讓他最高興的一件事是女兒小連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這是連金良女兒所在的學校,小連今年上高三。她說:“前兩年的時候,家里面是土房,一點都不衛生,我回家心情也不怎么好,平時我爸干活都挺累的,回家之后看著我爸皺眉頭,心里都不得勁。”

  小連想考大學,但以前爸爸掙錢不容易,她不敢抱太大希望。但現在家里越過越好,小連也開始有了笑容。“我爸比以前開朗多了,心情好多了,平時在家也能跟我開開玩笑。看著我上火有壓力之后他就說,你就放心吧,現在咱家不缺錢了,生活也好了,你就好好學習,一心一意學習,只要你能考上,我就能供你。”

購買咨詢電話
4008-352526
sitemap sitemap 美国av